💖爱是自由意志的沉沦
00 分钟
2024-2-8
2024-2-12
type
status
date
slug
summary
tags
category
icon
password
Property
Feb 12, 2024 02:03 PM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恋爱一个月,虽说正式在一起时间很短,但相互认识也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这一切发生的有巧合却也合理,纵使我斟酌语句,也说不出这其中的缘由和因果,或许,爱情本就是感性与理性交织的,我们可以用理性的逻辑推理解释两个人在一起的脉络,却无法解释为何是我们两个人能够在一起。
“爱是自由意志的沉沦”,最早听到这句话是2019年。那年,华语辩坛上一位辩手的发言火了,他大致表达:“当你遇到真正你爱的人的时候,你原有的标准都会被打破,你不爱的人,即便他符合你的一切标准,你依旧能够找到一条理由不爱他。”但那时候的我对此半信半疑,人是动物进化而来,尽管我们努力摆脱身上的原始性和兽性,追求道德和神性,但终究是诱惑太多,坚持太难。无数人会轻易开始,却在诱惑和磨难中走散……这种现实让我们很难觉得,人可以从今往后只爱一个人。
也正是因为持有这种想法,我开始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保持着对爱情的憧憬和严肃。对年长者的爱情,对同龄人的爱情进行观察,就像是创造了一个恋爱图鉴,对发生在身边人的爱情的情节和梗概进行收集,并叩问自己的想法。但这些在现在看来十分无用,甚至让我一度陷入了一种观点,觉得爱情或许可有可无,不过是快闲出病不得已找个精神寄托的娱乐活动,时间久了,就如同我在很早的博客里写到的那样“失去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如果一个人失去喜欢一个人的能力,说明当下自我已经足够自信、自强、自洽。早就习惯一个人走出雨的磅礴、品尝夜的孤独、趟过河的湍急,对互相取暖、彼此鼓励、患难与共已不再具有想象。但回想起来这似乎就像是对自己保持单身的注解和辩护,然后继续一个人自视清高以旁关的视角去剖析所有的爱与不爱。
直到我遇到了我喜欢的女孩,我前面所打造的一切设防和栅栏,顷刻间瓦解,我才明白,为什么千百年来无数的文人骚客歌颂爱情,无数的影视文学作品都在诉说爱情。原来,我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在某个时间点遇到了那个直击灵魂的人。我的女孩会时不时地问我,“你喜欢我什么地方”,但是我每次的回答都不太一样,因为我压根就没有唯一的答案,我喜欢她的眼睛,我喜欢她笑起来时微微地皱眉,我喜欢她对于小动物们的爱,我也喜欢她吃到好吃的时候的摇头晃脑,我也喜欢听她对我的碎碎念……太多太多了,她就站在那里,哪里都好,我都深深喜欢,原先心中对于另一半的条条框框的标准似乎都变得模糊,才发觉如果你心中现在有一个深爱的人,你心中有许许多多的标准,满足的就爱,不满足的就不爱,可是标准都是留给不爱的人的,那个真正你爱的人出现,即使没有一条标准符合,你依然不可救药地沉沦下去了。爱是自发的,是情不自禁,它不是权衡利弊的选择,爱上没什么了不起,爱下去才了不起。
我和我的女孩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按照营销号的说法,算是正处于热恋期,有着说不完的话和思念,女朋友有时会感慨“不知道这样的爱意能持续多长时间呢”,我明白她的担心和顾虑,任何事物都是有新鲜感的,爱情也不例外,当我们对一个人逐渐了解,与最初认识的时候那股如同孩子找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一样的感受会有所不同,但我并不害怕,我始终觉得如果一段感情最终必须要通过新鲜感去维持实际上已经走向了消亡,那不是爱情,那只是迷恋新鲜的暧昧和氛围,所谓“爱是自由意志的沉沦”,指的是我们在爱情中的自由意志所遭受的“沉沦”,自由意志受到了限制和约束,我们的决定和行动都会受到爱情的影响和控制,例如,我们会放弃一些原本的爱好、朋友,甚至是原本的人生轨迹,而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爱情中。这种解读侧重于强调爱情对我们的影响和改变,以及我们在爱情中的牺牲。但我并不十分同意这样的论述,我更倾向于爱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斯科特·派克《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里写到,“真正的爱,来自双方心灵的意愿,而不是一时冲动。真正的爱,是自我决定和选择。”是的,我可以选择恋爱或者不恋爱,或者和谁恋爱。如果选择爱情,并坚持爱情,这份选择就是自由,也可以用“意愿”这一字眼,它在情感领域中的地位,远超过一般的生理或心理“欲望”。“欲望”未必能够转化成行动,而“意愿”则可成为导致实际行动的强烈欲望,可以让我放弃那种短期的欲望与世俗的玩乐,回归最初的心动。诚然,爱能否持久地延续,取决于我们是否有爱的意愿,是否有奉献精神,但是那并不是自我限制和约束的过程,更不是失去自由,这是自由更高阶层的体现。
女朋友也会时常担心,时不时问我“如果有一天爱意消散了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你突然不爱我了怎么办?”,“你不害怕有一天我不喜欢你了吗?”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如果我是旁观者,我想我一定会抡起我的丈八蛇矛,来个360度的全垒打,把问这个问题的人打飞地球吧,但是提问的人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回答问题的人是我本人,所以我会好好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当我认真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才发现,无论我用怎样的逻辑和语言都无法构建一个完美的回答,因为对于爱意的消失的判定永远都离不开时间,无论我在当下如何去表达我心中的爱意,说出怎样的承诺,都没有办法为未来时间线的结果做背书,这一度让我有些沮丧,我才明白为什么常常有情场的失意者说“爱是瞬息万变的”,在经历了时间的冲刷,还能继续保持着爱意和激情属实弥足珍贵,我给出的回答是:“我没法保证最后在你身边的人一定是我,但我只想尽我所能珍惜现在,尽我所能一起走更长的路,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我也不害怕有一天你突然不喜欢我,因为你现在爱着我,我就有勇气不害怕你不爱我,我们的爱填满了现在,自然也会触及未来,当你彷徨当你无助的时候,我会一遍遍的对你说我爱你,我有好好爱你。”
书籍《基督山伯爵》也曾谈到过爱与自由的关系,“如果你渴望得到某样东西,你得让它自由,如果它回到你身边,它就是属于你的,如果它不会回来,你就从未拥有过它。”自由与爱,从来并非相斥的命题,怎样去自由去爱呢?我想需要富有勇气与释然,我爱你,我愿意也相信能和你一起成为更好的人,哪怕最后不能同行,我也会认为是最好的选择,即使爱意汹涌,也能让花成花,让你是你。
终其一生,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找寻爱,我希望在那满是六便士的夜晚,我抬头可以看到属于自己的月亮,永远皎洁与自由,永远有我爱的人在身边。💝

评论